<em id="h5xj5"></em>
    <em id="h5xj5"><sub id="h5xj5"></sub></em>

    <noframes id="h5xj5"><sub id="h5xj5"></sub>
    <sub id="h5xj5"><mark id="h5xj5"></mark></sub>

    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法院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

    鼓勵交通肇事者積極救治傷員

    ——謝某梅與鄭某成等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核心價值:公序良俗、守望相助

    一、基本案情

    2017年1月8日,鄭某成駕駛機動車與王某榮駕駛的電動自行車相撞,致電動車上同乘人員謝某梅受傷。事故發生后,鄭某成及時停車并致電120急救中心。在救護車到達現場前,鄭某成駕駛肇事機動車送謝某梅就醫,送醫途中電話報告交警,并在安頓好謝某梅后返回事故現場配合交警調查,但在搶救傷員而變動現場時未標明位置。交警部門認定鄭某成駕駛操作不當,對事故負主要責任。后謝某梅被評定為八級傷殘,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賠償義務人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等損失30萬元。

    二、裁判結果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交警部門認定鄭某成對事故負主要責任的原因是駕駛操作不當,故鄭某成駕車離開現場的行為并無影響事故責任的認定,亦未增加鄭某成應承擔的責任比例。搶救傷員義務維護的是生命價值,其他義務的履行目的則是確定事故責任,前者顯然重于后者。因此,對鄭某成積極救治受害人的行為應予鼓勵,其在移動現場時未標明位置的過失顯著輕微且未導致某保險公司保險責任不當增加,某保險公司主張在商業第三者責任險限額內免除賠償責任,既不符合交通安全法的立法目的,亦不利于彰顯司法的倫理價值。故判決某保險公司在商業第三者責任險限額內賠償12.6萬元、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賠償11萬元。

    三、典型意義

    生命的價值高于一切。交通事故發生后,駕駛人為及時救助受害人,在變動現場時因疏忽未標明位置且該疏忽并未導致保險人保險責任不當增加,保險人請求依據保險合同約定免責的,不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目的,亦不利于彰顯司法倫理價值。人民法院從立法目的、以人為本理念出發,作出對被保險人有利的事實認定,使保險合同履行結果更加符合公序良俗,更有利于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妥善處理加裝電梯相鄰糾紛

    ——鄭某貴等與曾某東等相鄰關系糾紛案

    核心價值:和諧共處、團結友好

    一、基本案情

    佛山市高明區某小區涉案樓房共有15戶單元房,其中,曾某東等12戶業主同意對涉案樓房加裝電梯,202房業主鄭某貴、鄭某華等不同意加裝電梯。曾某東等12戶業主對電梯加裝費用籌集達成一致意見外,還約定如遇到不同意加裝電梯業主打官司,產生的賠償費由12戶業主平均分攤。涉案加裝的電梯于2019年11月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之后開展施工并已投入使用。鄭某貴、鄭某華認為曾某東等未經其同意在原有步梯旁邊加裝電梯,加裝電梯的行為侵害其相鄰權,妨礙其居住房屋的采光和通風,降低其居住環境的舒適度,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曾某東等共同向其補償4萬元。

    二、裁判結果

    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鄭某貴等作為不同意加裝電梯的住戶,應充分尊重樓房多數住戶對加裝電梯便利出行的實際需求,對加裝電梯造成的居住舒適度不利影響應有必要的忍讓。但涉案樓房在加裝電梯后客觀上對鄭某貴等居住房屋的日照、采光造成不利影響,一定程度上損害其日照、采光方面的權利。故同意加裝電梯的住戶應對不同意加裝且權益受損的住戶給以適當補償。結合加裝電梯的方位以及鄭某貴等房屋受影響程度,判決曾某東等12戶分別向鄭某貴等補償2000元。

    三、典型意義

    既有住宅加裝電梯是一項惠民工程,有助于改善老舊樓房整體居住條件,提升社區居民生活幸福感,也容易因高低層住戶訴求不同而產生矛盾糾紛。本案妥善處置因加裝電梯導致的局部利益與整體利益沖突,既依法確認多數住戶加裝電梯便利出行的權利,也注重保護因加裝電梯致使權利受損的少數住戶利益,促進相鄰各方和睦友好,構建和諧、友善、團結的社會主義新型社區。

    維護見義勇為者保險索賠權

    ——某紙業公司與某保險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

    核心價值:見義勇為、互幫互助

    一、基本案情

    某紙業公司為員工趙某先向某保險公司投保了雇主責任險。2017年10月22日凌晨,案外人某文化公司的廠房發生火災,趙某先自行參與救火,因火勢較大且無法安全撤離,趙某先在救火過程中死亡。經協商,某紙業公司向趙某先家屬賠付了50萬元。后某紙業公司要求某保險公司在其投保的雇主責任險承保范圍內賠付40萬元,某保險公司拒絕賠償。某紙業公司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某保險公司支付保險金40萬元及利息。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趙某先并非某文化公司的員工,亦非對火災負有法定職責或者義務的主體,其主動參與救火的行為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所弘揚的友善價值,在救火救災中發揚了互幫互助的精神,故趙某先的主動救火行為應認定為在搶險救災中維護公共利益的行為,該行為符合《雇主責任險保險單》中約定的關于“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賠付條件。故判決某保險公司向某紙業公司賠付保險金40萬元及利息。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公共利益是關系到全體社會成員的利益,為社會公眾所享有,為整個社會的存在和發展所需要。維護公共利益,人人有責。本案通過公正裁判,對維護公共利益的行為予以認可和褒揚,有利于鼓勵人們在現實生活中見義勇為、互幫互助,切實維護公共利益,傳達了尊重生命、鼓勵見義勇為的價值導向,對傳承中華傳統美德起到積極作用。

    依法保護未成年人監護權

    ——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與陳某金申請變更監護人案

    核心價值:關愛兒童、國家監護

    一、基本案情

    吳某于2010年10月出生, 2011年8月被收養。吳某為智力殘疾三級,其養父母于2012年和2014年先后因病死亡,后由其養祖母陳某金作為監護人。除每月500余元農村養老保險及每年2000余元村里股份分紅外,陳某金無其他固定經濟收入來源,且其年事已高并有疾病在身。吳某的外祖父母也年事已高亦無固定收入來源,均自愿放棄對吳某的監護權。自2018年起,陳某金多次向街道和區民政局申請轉移監護權,將吳某送往兒童福利機構養育、照料。為妥善做好吳某的后期監護,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向法院申請變更吳某的監護權為民政部門。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被監護人吳某為未成年人,且智力殘疾三級。吳某的養父母均已去世,陳某金作為吳某的養祖母,年事已高并有疾病在身,經濟狀況較差。陳某金已無能力撫養吳某,自愿將吳某的監護權變更給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故陳某金已不適宜繼續承擔吳某的監護職責,而吳某的外祖父母同樣不具備監護能力,均自愿放棄對吳某的監護權。因此,將吳某的監護人由陳某金變更為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符合法律規定,可以為吳某提供良好的生活、教育環境,有利于吳某的健康成長。故判決自2021年7月23日起,吳某的監護人由陳某金變更為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

    三、典型意義

    未成年人是祖國的未來和希望,確保其健康成長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為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民法典和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構建了公職監護人制度。本案人民法院和民政部門相互聯動,以判決形式確定由民政部門擔任監護人,為民政部門規范履行公職監護職責提供了司法實踐樣本,推動完善以家庭、社會和國家為一體的多元監護體系,共同護航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認定惡意串通侵占商標合同無效

    ——蔡某付與某珠寶公司等知識產權合同糾紛案

    核心價值:公正法治、誠實守信

    一、基本案情

    某珠寶公司系“周百福”商標的權利人。張某斌與蔡某付為同胞兄弟關系。2014年1月,某珠寶公司時任法定代表人張某斌與蔡某付簽訂《協議》,約定蔡某付可無償開設80家“周百福”珠寶店,無償使用某珠寶公司的所有注冊商標,且不受某珠寶公司干預和管理;某珠寶公司不得在距離蔡某付任何一家關聯店的15公里內自營或授權他人開店,違約金每次100萬元,并加蓋某珠寶公司的非備案印章。后蔡某付以某珠寶公司在其關聯店不足1公里處授權某珠寶店經營“周百福”珠寶店構成違約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某珠寶公司立即撤銷對某珠寶店的授權許可,支付違約金 100萬元。

    二、裁判結果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張某斌作為某珠寶公司法定代表人、控股股東,無視某珠寶公司獨立人格,違背誠信原則,利用掌控公司非備案印章便利,與具有兄弟關系的蔡某付惡意串通,在沒有相應對價情況下,非法侵占某珠寶公司商標權,掏空公司知識產權,架空公司正常運營,不正當地減少了公司的責任財產,不僅違反其對公司負有的忠實義務,也嚴重損害公司、其他股東及債權人的利益。該《協議》因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合法權益且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依法應認定為合同無效。故判決駁回蔡某付的全部訴訟請求。

    三、典型意義

    “契約自由”是在法律規定范圍之內的自由,而非不受限制的絕對自由。一切以行使自由和權利之名,致他人合法權益嚴重受損之實的行為,均得不到法律的支持和保護。本案依法認定當事人惡意串通損害商標權利人合法權益行為無效,充分發揮司法導向作用,強化商事規則意識,引領社會公眾特別是公司高管誠信、規范行使權利和自由,充分詮釋誠信、自由、公正、法治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審查否定人工刷量行為

    ——錢某與某科技公司網絡懸賞廣告糾紛案

    核心價值:公平誠信、合法合規

    一、基本案情

    2018年4月,華多公司在“YY極速版”客戶端推出邀請好友注冊獎勵現金紅包活動。錢某累計邀請了9404個新賬號注冊,上述新注冊用戶部分是使用“貓池”手機號的虛假用戶,部分是專業賺取紅包等利益的群體,并非真正意義上的用戶。2018年12月,錢某在進行獎金提現操作時,該軟件顯示其提現申請未能通過。經咨詢,某科技公司的客服人員回復稱,因錢某進行了違規操作,故收益無效,且被凍結提現操作。錢某遂訴至法院,請求某科技公司支付獎金3.1萬元。

    二、裁判結果

    廣州互聯網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某科技公司針對其用戶開展的邀請好友注冊獎勵現金紅包的告示,屬于懸賞廣告。錢某表面上為涉案App邀請了大量新用戶,但這類成員注冊成為新用戶的目的僅是為了獲取相應的獎勵,而非真正使用涉案App,不能形成真正意義上的用戶,故此類操作與使用設備虛構用戶類似,均應視為“刷量”操作。錢某的“刷量”行為實際上是采用欺騙方法制造完成特定行為的假象,進而利用懸賞活動牟利,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擾亂了電子商務活動的正常秩序、損害了互聯網企業的合法權益,不應得到支持和鼓勵。故判決駁回錢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三、典型意義

    網絡水軍與流量造假不僅破壞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還侵蝕網絡空間的社會信任。本案判決對人工刷量行為表明鮮明態度,依法認定采用欺騙方法制造虛假關注量,進而利用懸賞活動牟利的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擾亂電子商務活動正常秩序,不予支持造假者獲得獎勵,有力打擊人工刷量及其背后的黑灰產業鏈條,保障廣大網絡消費者合法權益,為平臺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營造公平誠信清朗的營商環境。

    支持企業辭退不誠信求職員工

    ——代某與某科技公司勞動爭議案

    核心價值:誠實守信、職業道德

    一、基本案情

    代某畢業于湖南某外語電腦專修學院,但在某科技公司員工入職登記表上填寫其畢業院校為廣東某重點院校,專業為外貿英語本科,曾在佛山某公司帶領32個團隊,業績為3億元。入職后不久,某科技公司以代某的工作能力、表現和業績不符合求職要求為由,連續兩次對其進行降職降薪處理。后某科技公司在學信網核實發現沒有代某的學歷資料,經電話向佛山某公司核實還得知代某僅為業務員。故某科技公司以代某求職時有不誠信和欺詐行為為由,對其予以辭退。代某遂訴至法院,要求某科技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等。

    二、裁判結果

    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某科技公司招聘的職位為外貿部經理,在不了解應聘者情況下,畢業院校及學歷等信息對其決策具有重要影響。代某入職時填寫的教育經歷與其真實教育背景不一致,且工作經歷亦有不實之處,足以誤導某科技公司的招聘行為。代某入職后的工作情況也表明,其確實無法勝任該職位。因此,代某以欺詐手段使某科技公司訂立的勞動合同無效。故判決確認某科技公司與代某之間的勞動關系已經解除;某科技公司無需向代某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等。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誠實守信作為勞動合同的基本原則,貫穿于勞動合同的建立時、履行中、甚至終止后。實踐中,求職者的學位、學歷和工作經歷往往是用人單位給其安排職務和支付薪金的重要依據。勞動者憑借假學歷、假工作經歷與用人單位訂立勞動合同,屬于欺詐行為。本案認定勞動者以虛假求職信息誤導用人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效,向社會傳遞了誠信求職理念,維護了就業市場的公平、和諧、穩定。

    合理界定經營者安全保障義務邊界

    ——劉某等與某酒店管理公司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責任糾紛案

     

        核心價值:社會公德、行為規范

    一、基本案情

    2021年4月3日晚上,朱某與同事一行四人外出聚餐喝酒,隨后相約前往某酒店管理公司經營的溫泉汗蒸館泡浴。公安機關調取的監控視頻錄像顯示,朱某進入溫泉汗蒸館大堂時步態正常,與同行人員、工作人員均正常交談。泡浴過程中,朱某突發身體不適,被浴池內其他顧客察覺并施救,洗浴中心工作人員發現后立即參與救助并撥打120急救電話。次日凌晨,朱某經搶救無效死亡,診斷為“急性心肌梗死”。朱某的家屬劉某等認為某酒店管理公司違反了經營者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朱某死亡后果,應承擔侵權責任,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某酒店管理公司賠償各項損失共計120萬元。

    二、裁判結果

    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某酒店管理公司在大堂醒目位置擺放宣傳提示牌,在洗浴、汗蒸場所張貼警示標語,對“醉酒”等特殊人群不宜接受泡浴、汗蒸等服務已作充分告知,盡到了安全提示義務。朱某進入溫泉汗蒸館消費時并未表現身體不適,泡浴時身體不適屬于突發狀況,某酒店管理公司未預知朱某身體狀況并進行干預并不屬于安保行為的疏忽及紕漏。朱某發病后,被浴池內其他顧客察覺并馬上施救,工作人員立刻參與救助并及時撥打了120急救電話,并無延誤對朱某的救治。醫療機構診斷朱某為“急性心肌梗死”,現有證據不能認定朱某的死亡與該酒店管理公司提供的洗浴服務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綜上,鑒于該酒店管理公司已盡到安全提示、謹慎注意和及時救助義務,且不能認定朱某死亡與洗浴服務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某酒店管理公司無需承擔賠償責任,故判決駁回朱某家屬的訴訟請求。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遵守社會公德、注意行為規范是每位公民應當堅守的準則。成年人是自身安危的第一責任人,不能將自身安危寄托于管理者無時無刻提醒下。本案合理界定經營者安全保障義務需要恪守的范圍和限度,避免安全保障義務成為維權“萬金油”,表明司法“不以誰死誰有理”的態度,倡導遵守規則的社會文明風尚,對于規范人們行為方式、提高個體安全意識具有積極引導意義。

    保障房屋贈與人合法權益

    ——李某權與李某寧房屋贈與合同糾紛案

     

    核心價值:家庭美德、和睦共處

    一、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李某權通過公證繼承方式取得原屬于其母親的涉案房屋二分之一產權,并與其父親李某寧簽訂《房地產贈與合同》,約定李某寧將其涉案房屋二分之一產權贈與李某權。因李某權存在賭博行為并產生巨額債務,有變賣涉案房屋還債的想法,李某寧曾為李某權歸還債務30萬元,為防止李某權變賣涉案房屋,李某寧遲遲未協助李某權辦理涉案房屋的更名登記。李某權訴至法院,請求確認涉案房屋所有權歸其所有,李某寧立即協助辦理過戶手續。李某寧主張李某權須改正賭博壞習慣和處理好債務,請求法院給予三年時間后再予以辦理過戶手續。

    二、裁判結果

    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雙方雖已簽訂涉案《房地產贈與合同》,但未約定具體交付并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的時間。由于李某權存在賭博陋習、向外舉債尚未還清的情況,且李某權有變賣涉案房產還債的想法,李某寧出于維護贈與房屋給李某權、改善李某權居住條件的初衷,擔心李某權變賣涉案房產用于還債,故遲遲未協助辦理涉案房屋產權變更登記合情合理。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維護家庭和睦及雙方父子間親情,李某權理應及時改正錯誤,善待父親,李某寧提出三年期限的過戶時間,既必要也合理。故判決李某寧三年內協助李某權辦理涉案房屋變更登記手續。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青年自立自強是家庭和睦、國家興旺的前提條件。本案充分考慮雙方親子關系、贈與房屋目的、受贈人賭博陋習等因素,支持贈與人三年內辦理房屋過戶手續,兼顧了法理人情,警醒青年人應當奮發上進,珍惜父輩的奮斗成果,做好家庭財富的傳承者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發揚者,對維護家庭和睦與社會穩定具有積極促進作用。

     

    上一篇:廣東法院消費者權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下一篇:2021年度全省法院十大涉互聯網案例

    返回頂

    国产成人综合在线观看不卡
    <em id="h5xj5"></em>
      <em id="h5xj5"><sub id="h5xj5"></sub></em>

      <noframes id="h5xj5"><sub id="h5xj5"></sub>
      <sub id="h5xj5"><mark id="h5xj5"></mark></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