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白皮書 >

廣東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21年度)

開篇語

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是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和實施“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廣東法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歷次全會精神,全面落實省委“1+1+9”工作部署,全面強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深入推進審判機制改革創新,努力為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提供堅實司法服務和保障。

 

一、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

2021年,全省法院新收各類知識產權案件196796件,同比增長0.37%;審結195055件,同比增長1.06%。其中,新收一審案件173637件,同比減少1.99%;二審案件21123件,同比增長19.21%;申請再審案件1971件,同比增長73.66%;再審案件65件,同比增長20.37%。

圖1:近五年廣東法院新收、審結各類知識產權案件數量

加強民事審判在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中的主渠道作用。全省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案件194967件,同比增長0.3%;審結193273件,同比增長1.02%,約占全國總量三分之一。在大力推進糾紛源頭治理和訴前調解工作背景下,案件增長速度趨緩。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172145件,其中著作權、商標權、專利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分別為134217件、20457件、9647件、1312件(單獨案由)。在審結的一審案件中,有86060件為調撤結案,調撤率為50.30%。

圖2:近五年廣東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數量

圖3:2021年廣東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案由比例分布

發揮刑事審判懲治和震懾知識產權犯罪的職能作用。全省法院新收知識產權刑事一審案件1449件,同比增長7.17%;審結1427件,同比減少2.74%。同期判處刑事處罰的2615人,其中有期徒刑三年以上的324人。假冒注冊商標罪案件655件;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案件619件;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案件103件;侵犯著作權罪案件61件;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件9件;銷售侵權復制品罪案件2件。

圖4:2021年廣東法院新收知識產權刑事一審案件案由比例

提升行政審判對行政執法行為審查監督的職能作用。全省法院新收知識產權行政一審案件43件,同比增長207.14%;審結31件,同比增長287.50%。其中,專利行政糾紛案件15件;商標行政糾紛案件20件;著作權行政糾紛案件8件。充分發揮司法審查監督職能,強化對行政執法行為合法性的審查,及時明確法律標準,促進行政機關依法行政。

圖5:近五年廣東法院新收、審結行政案件數量

強化重大疑難復雜和新類型案件規則引領作用。審結全國首例游戲地圖“換皮”侵害著作權糾紛案,穿透式審查認定游戲地圖作品性質,并合理界定借鑒或抄襲邊界,精細化判賠2500余萬元,為類案審理提供了標桿示范。審結全國首例知識產權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對假冒涉疫防控口罩商標犯罪行為予以刑事制裁并判決承擔民事責任,具有較強司法引導和教育意義。審結涉開源軟件著作權糾紛案,鼓勵企業開放軟件源代碼、硬件設計和應用服務,依法規制許可及使用行為,填補開源協議裁判規則空白,促進我國基礎軟件行業規范發展。審結涉“樂高”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中,充分運用關聯刑事案件查明事實認定獲利,全額支持原告訴請賠償3000萬元,彰顯嚴懲全方位、大規模、鏈條長的惡意侵權行為的司法態度。

精品案例工程成果豐碩。羅盒公司訴玩友公司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等十案入選中國法院2020年度、2021年度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和五十個知識產權典型案例,數量居全國前列。“歐普”商標侵權案入選全國法院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典型案例。OPPO訴西斯威爾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糾紛案和湖南快樂陽光公司訴廣州唯思軟件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入選全國法院十大反壟斷與反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騰訊公司訴微源碼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入選全國法院涉互聯網十大典型案例。影兒公司訴呂燕商業詆毀糾紛案獲評2021年度全國法院優秀案例分析三等獎。珍妮曲奇公司訴深圳珍妮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入選廣東法院第三批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糾紛典型案例。蔡某訴周百福珠寶公司知識產權合同糾紛案入選廣東法院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

 

二、服務經濟社會創新發展

全省法院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努力營造穩定公平透明且可預期的法治化營商環境,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服務“雙區”和“兩個合作區”建設。推進橫琴、前海兩個合作區建設是新時代黨中央賦予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先行示范區建設的又一重大使命。廣州、深圳等地法院先后制定實施意見,進一步打造法治體系最完善的創新創業環境,努力構建具有國際影響力、大灣區公信力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高地。深圳中院“率先形成最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作為經濟特區創新舉措和經驗做法,被國家發展改革委向全國推廣。廣州南沙法院制定《關于知識產權民事案件要約和解程序的適用指引》,積極探索粵港澳大灣區制度規則銜接。

強化保護科技創新成果。全省法院審結專利等技術類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11316件,妥善審理涉及5G通信、芯片設計、植物新品種、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術案件,助力我國科技自立自強。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發布服務保障科技創新十大典型案例,通過司法裁判引導全社會崇尚科技創新。在天源公司訴藍箭公司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案中,先行判決被告停止侵權,有效避免權利人損失擴大,保障了芯片領域技術創新秩序。在“粵禾絲苗”案中,明確合法育種行為與育種后商業使用的邊界,促進良種培育與技術推廣,該案被評為農業農村部農業植物新品種保護十大典型案例,裁判規則被司法解釋采納吸收。

護航數字經濟健康發展。近年來數字經濟蓬勃發展,互聯網平臺和大數據、云存儲、人工智能等領域糾紛頻發。全省法院堅持規范和發展并重,審結多宗涉及群控、外掛、刷量軟件及數據確權、交易、服務、隱私保護等案件,明確規則、劃清底線、規范秩序,積極回應新領域新業態司法保護需求。在王某訴騰訊公司個人信息保護糾紛案中,提出平臺應向用戶披露信息收集、處理的目的和范圍并為用戶提供拒絕的自動化選項,堅決制止過度采集使用個人信息。在涉微信“公眾號助手”軟件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認定經營者通過混淆等方式誤導大量用戶上傳賬號、密碼等信息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切實保障用戶數據安全。在涉“5G芝麻”云游戲平臺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認定第三方平臺在獲得用戶授權時收集原始數據的行為合法,促進數據開放、共享、流通和運用。

促進社會主義文化繁榮。全省法院審結著作權民事一審案件134232件,全面加強文學、藝術和科學等領域著作權保護,依法保護創作者權益,兼顧傳播者和社會公共利益。注重保護傳統文化和紅色文化,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嚴懲虛構圖片版權牟利等“碰瓷”行為,合理調整涉KTV經營者歌曲侵權批量案件賠償標準,規范版權市場維權秩序。妥善審理涉網絡游戲、直播、短視頻、動漫形象等新型著作權糾紛案件,促進新型文化業態、文化消費模式健康發展。在涉香港“小黃鴨”美術形象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厘清設計理念屬于思想范疇不受任何人壟斷,倡導“權利有邊界、創作有自由”價值導向,促進粵港澳大灣區文化創意交流。

服務保障品牌強國建設。全省法院審結商標民事一審案件18497件,全面加強對馳名商標、傳統品牌和老字號司法保護,重點懲治商標攀附、侵犯地理標志等行為。在涉“景德鎮瓷器”糾紛案中,劃清地理標志權利和描述性使用地名的界限,既保護傳統工藝品牌,又維護公共領域自由競爭。在臺州密汐皙迪公司訴李某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中,對用于傳銷牟利的商標使用行為給予否定性評價,明確商標知名度應以誠信經營為基礎。在涉“周六福”商標侵權案中,尊重歷史形成的既有市場格局,合理界定商標權利范圍,促進各方主體公平良性競爭。

維護公平競爭市場環境。全省法院審結不正當競爭、壟斷糾紛一審案件1276件,妥善審理涉及科技創新、信息安全、文化消費、民生保障及互聯網平臺“強制二選一”“大數據殺熟”等競爭糾紛案件,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維護和促進公平自由競爭。廣東高院研究制定互聯網領域新型競爭糾紛審判指引,首次發布互聯網反不正當競爭和反壟斷十大典型案例,規范網絡空間市場競爭秩序。在惠州市機動車檢測行業協會不服行政處罰決定糾紛案中,認定相關行業協會實施的價格壟斷行為排除、限制競爭,依法支持行政反壟斷處罰。在涉《喜劇之王》電影名稱仿冒混淆糾紛案,綜合多種因素判斷僅在香港上映而未在內地上映的電影的知名度,探索視聽作品名稱的競爭法保護路徑。在影兒公司訴呂燕商業詆毀糾紛案中,厘清商業詆毀與言論自由界限,促進形成公正清朗互聯網法治環境。

 

三、深化審判機制改革創新

全省法院以深化改革為統領,以提升司法效能為目標,通過制度改革和技術創新,努力提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能力和水平。

嚴格落實懲罰性賠償制度。全省法院加大侵權判賠力度,不斷探索精細化賠償計算方法,召開多場研討會、講座培訓,研究制定辦案指引,確保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制度正確實施;自懲罰性賠償司法解釋出臺后,已在67件案中依法適用懲罰性賠償嚴懲侵權人。廣東高院發布首批六個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典型案例。在涉“華為”“小米”“國信”等案中,充分運用證據規則、經濟分析方法等手段,精細查明實際損失、侵權獲利、權利許可費等確定賠償基數,合理確定最高達五倍的賠償倍數,彰顯加大侵權賠償力度的強烈信號。在涉任天堂Switch游戲機商標侵權案中,對可以精確計算獲利的部分適用懲罰性賠償,對其余部分適用法定賠償,豐富了懲罰性賠償司法實踐。

推動知識產權審判“三合一”。廣東高院全面總結全省知識產權民事、刑事、行政審判“三合一”改革試點經驗和問題,并與四級法院審級職能定位改革試點、全省基層法院知識產權案件管轄調整、知識產權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和互聯網法院建設等工作協調銜接,有序推動改革向縱深發展。全省各地法院因地制宜探索改革舉措,合理調配審判力量,與公安、檢察和行政執法等機關共建聯席會議機制,共同推動辦案證據標準協調、程序銜接順暢。廣州市公檢法司聯合發文,推動廣州黃埔法院跨區域集中管轄全市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提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整體效能。

持續完善審判工作機制。全省法院充分運用證據披露、證據妨礙排除、舉證責任轉移等規則,引導當事人積極、主動、全面、誠實提供證據;積極發揮證據保全、律師調查令作用,依法支持財產保全、行為保全申請,適當減輕權利人舉證負擔;深入推進案件繁簡分流,持續完善速裁、快審機制,有力提升司法救濟時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探索二審案件速裁及獨任制審理,全年審結二審速裁案件6503件,超過全院二審結案數量80%;提升速裁案件獨任制審理適用比例,全年審結案件2660件,適用率40.91%,平均審理周期42.3天。深圳中院速裁案件平均審理周期縮短至40.8天,當庭宣判率超80%,實現“簡案出效率”。

積極提供“一站式”訴訟服務。全省法院著力建設集約高效、多元解紛、便民利民的現代化知識產權訴訟服務體系。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持續優化跨區域遠程訴訟服務平臺建設,集巡回審判、委托調解及遠程立案、答疑、接訪、庭審等功能于一體,相關舉措被寫入《知識產權強國建設綱要(2021-2035年)》;該平臺已在全省設立了4個巡回法庭、3個訴訟服務處、 4個優秀法官工作室,全年立案審查11754件、普法宣傳72次、法律咨詢2546人次,讓糾紛化解在當地、消解在源頭。深圳龍華法院在全國基層法院中首創設立集審判、調解、宣傳、交流于一體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中心,并陸續制訂配套工作規程,司法便民作用進一步彰顯。

不斷健全技術事實查明機制。廣東高院與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深圳中院整合粵港澳三地專家智庫資源,優化以技術調查官為主體,以專利審查協作中心、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專家為顧問的技術調查體系,助推技術類案件高質量審理。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首創技術調查典型案例發布和態勢分析制度,搭建技術調查基礎工作平臺,完善技術調查共享機制,拓展技術調查官來源渠道,全年技術調查官在932件技術類案件中提供審查意見,同比增長16.93%;與廣州市開發區合作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技術專家人才庫,服務保障大灣區知識產權侵權訴訟、行政處罰、行政裁決、調解仲裁技術事實查明工作,目前聘任入庫專家282人,其中90%以上具有高級職稱。深圳中院制定技術調查官工作指引,技術調查官累計參與審理250案,出具比對意見書78份,參與證據保全、取證25次,提升技術類案件審判質效。

深入推進審判信息化智能化。全省法院充分運用在線技術比對、視頻開庭、語音轉換等技術,確保常態化疫情防控下立案“不打烊”、審理“云端見”、執行“不掉線”。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全面提升網上立案、網上開庭、電子送達等工作水平,全年完成網上立案超1.2萬件、電子送達近6000次、送達訴訟文書超4萬份。廣州互聯網法院持續升級網絡著作權糾紛全要素審判“ZHI系統”,累計輔助審理案件超6萬件,庭審時間平均壓縮至32分鐘,案件審理周期平均下降21.4%,該系統已獲1項發明專利、2項外觀設計專利,系統框架與功能為其他法院所借鑒。深圳龍華法院上線使用區塊鏈證據核驗平臺,首次通過“移動微法院”提交區塊鏈證據并自動核驗,助力解決維權成本高、周期長、取證難等問題。

 

四、凝聚保護知識產權合力

全省法院加強與各方主體協同配合,推動構建大保護工作格局,實現知識產權全鏈條保護,厚植尊重創新、保護創造的法治氛圍。

加強司法與行政協同保護。全省法院與各行政職能部門溝通協調,參與省知識產權保護條例、知識產權強省建設綱要等地方法規、政策制定。廣東高院與省檢察院、省公安廳、省市場監管局等十一部門聯合簽訂《強化知識產權協同保護合作備忘錄》,落實知識產權侵權聯合懲罰等舉措。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與國家知識產權局開展合作,建立涉訴專利無效案件優先審查機制,并試行在同一地點遠程審理專利確權和侵權案件,當場作出無效決定和判決,“無縫銜接”速解專利糾紛。深圳中院首次對專利糾紛行政調解協議進行司法確認,有效加強司法保護與行政執法協調銜接。

健全糾紛多元解紛機制。全省法院探索拓展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與省市場監管局、廣東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共同籌建廣東知識產權糾紛調解中心;設立“律師調解工作室”,駐院律師達11人,受理訴前調解7000多件,調解成功近2000件,同比增長69.91%,平均1個月內結案。佛山禪城法院聯合行政部門、調解組織、行業協會構建“一門式”和解機制,全年調解糾紛7700多件,努力將著作權糾紛化于未發、止于未訴,獲《人民日報》政治版頭條報道。

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交流。全省法院委派資深法官參加行政機關、高等院校、事業團體等組織的知識產權業務研討交流活動。受邀在省市場監管局舉辦的“新發展階段引領型知識產權強省培訓班”授課,就涉外、涉港澳知識產權審判前沿問題進行分享交流;參加粵港澳大灣區央企知識產權論壇并作“護航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發展”主題發言;參加歐盟知識產權局與最高法院聯合舉辦的“中歐知識產權訴訟制度比較論壇”并作主題發言,發言英文譯本發表在歐盟知識產權局IPKey CHINA 官網;參加最高法院舉辦的“中國企業知識產權跨境保護法律問題研究”研討會,剖析涉外知識產權糾紛突出問題并提出解決建議,推動相關立法修法工作。

加強知識產權法治宣傳。全省法院落實“誰執法誰普法”,充分利用各種媒體渠道開展民法典和知識產權法律、政策宣傳教育,在全社會營造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意識。充分發揮全省“4.26知識產權宣傳周”系列活動品牌效應,通過發布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白皮書、評選知識產權審判十大案件、參與南方新媒體平臺網絡訪談等形式,宣講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成果。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各界人士旁聽重大案件庭審,增進社會公眾對知識產權審判的了解和信任。選定多個知識產權典型案件參與開展全省法院“民法典百場庭審直播”,加強以案釋法覆蓋面,其中“《我的世界》訴《迷你世界》案”庭審直播單場觀看人次近1000萬,獲評全國法院“最受關注直播案件”。

 

五、鍛造忠誠干凈擔當隊伍

全省法院努力鍛造一支政治堅定、精通法律、具有國際視野的知識產權審判隊伍。

強化思想政治引領。全省法院始終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把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落實到知識產權審判實踐中。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確保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沿著正確方向前進。立足“兩個大局”,心懷“國之大者”,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主動擔當作為,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和核心利益。

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全省法院大力弘揚偉大建黨精神,扎實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和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踐行“我為群眾辦實事”初心使命,堅持從嚴教育、從嚴管理、從嚴監督,教育干警強信念、明法紀、知敬畏、守底線。完善知識產權領域審判權運行和監督制約機制,嚴格執行防止干預司法“三個規定”、新時代政法干警“十個嚴禁”等鐵規禁令,確保嚴格司法、公正司法、規范司法。

提升司法服務保障能力。全省法院通過各種形式的業務學習、研討和培訓,著力提高隊伍知識產權審判工作能力。通過“線上+線下”舉辦全省知識產權審判業務培訓班,中國人民大學、華東政法大學知名教授及全省資深法官進行授課,全省各級法院法官、法官助理共100余人參加培訓。持續深化院校合作,聯合開展課題調研,及時研討審判實踐重大法律適用問題,編著出版研究專著與司法案例集,促進審判實務與理論研究共同發展。以“全國優秀共產黨員”肖海棠為榜樣,營造學習英模、崇尚英模、爭當英模的濃厚氛圍。廣東高院王曉明法官、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朱文彬法官獲評“全省審判業務專家”。廣東高院王曉明、歐麗華、肖海棠等多位法官撰寫的裁判文書分別獲評全國法院百篇優秀裁判文書、技術類知識產權和壟斷案件優秀裁判文書。

 

結束語

2022 年是黨的二十大召開之年,是實施“十四五”規劃承上啟下之年。廣東法院將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的系列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緊緊圍繞知識產權強國建設新要求,奮力推進新時代知識產權審判工作高質量發展,為加快建設科技創新強省、知識產權強省提供堅實司法保障,以優異成績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

 

上一篇:2021年度廣東省行政訴訟情況報告
下一篇:廣東省破產審判白皮書

返回頂

把她压在桌子上 蹂躏她的双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