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司法改革 > 改革案例 >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 精準施策激活訴訟程序整體效能

深圳兩級法院把繁簡分流試點工作放到先行示范區建設、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大格局中加以推進,推動從市委層面制定試點工作方案,明確市人大、財政、司法行政、金融和市場監管等部門協同配合任務,形成“內強制度、外聚合力、精準攻堅”工作格局。2020年,全市法院受理案件突破69.6萬件,法官人均結案數535件,分別同比增長16%;今年1-5月,受理案件38.3萬件,同比增長9.1%,辦結17.2萬件,同比增長16.3%,辦案質效明顯提升。

一、首創特邀調解員分類分層分級管理,優化司法確認程序

在全國率先建立特邀調解員分類分層分級管理模式,制定特邀調解名冊管理規范,明確入冊資質標準、分級管理規范、績效考核體系,配套完善降級、除名、通報、黑名單制度,提升職業操守,引導行業自律。健全類案專業調解模式,將知識產權、證券期貨等類型化案件委派給專業性調解組織調解,做好特邀調解組織專業能力培育。爭取調解補貼列入財政預算,以購買社會化服務促進調解組織持續發展。探索商事糾紛委派調解組織市場化收費,激勵專業人才投入更多精力精準解紛,部分特邀專業調解組織采取市場化收費方式已成功調解糾紛103件。目前深圳法院引入特邀調解組織 257 家、特邀調解員 2126 名,訴前成功化解糾紛5萬件。健全特邀調解與司法確認銜接機制,準確把握司法確認案件管轄范圍、審查標準,對申請司法確認的1.1萬件調解協議裁定確認有效,其中深圳中院對15件專利技術糾紛、標的金額較大的商事金融糾紛調解協議作出司法確認。

二、堅持當用盡用,擴大小額訴訟適用

前移合意選擇程序,通過司法建議和監管機構督促協調,推動金融、物業、物流等企業在格式合同中依法設置合意小額訴訟條款,將詢問引導當事人各方選擇適用小額程序作為訴前調解工作的必要流程。把好立案關口,對于標的額在5萬元以下、不屬于小額訴訟六類負面清單的案件,立為小額訴訟程序,確保小額程序“當用盡用”。集約集中審理小額糾紛,專門設立小額訴訟審判團隊,壓縮流轉環節,采取“要素式庭審+要素式文書”的集約審理模式,提高小額訴訟審理效率。試點以來,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審結案件4.7萬件,其中合意選擇適用881件,小額程序適用率14%,同比上升4.7個百分點。

三、強調應簡盡簡,釋放簡易程序制度優勢

用足用好試點政策,2.1萬件公告案件適用簡易程序審結,審理周期縮短20天。探索更加高效的庭審方式,指導鹽田法院、前海法院試行庭審錄音錄像代替書記員庭審記錄,充分發揮辦案全流程無紙化良好基礎,利用語音轉換技術同步謄錄文字,大量節省人力資源,庭審平均用時縮短63%。進一步拓展文書簡化覆蓋范圍,結合轄區高發糾紛類型,制定信用卡、民間借貸、物業合同、旅游合同、車輛掛靠等14類要素式簡化裁判文書樣式,針對性進一步加強。試點以來,共適用簡易程序審結民商事案件18.4萬件,占基層法院一審民商事案件的55%,簡式文書適用率超過52%。

四、加強程序銜接,準確適用獨任制審理

準確把握各類訴訟程序特點,做好擴大獨任制適用范圍后簡易程序、普通程序、二審程序之間的關聯銜接,采取“糾紛類型列舉+負面清單”方式,進一步明確獨任制普通程序“事實不易查明”的標準,確保新舊訴訟程序依法準確適用。將二審獨任制與案件繁簡程度識別有機結合,只有經過甄別后符合條件的簡單速裁案件才能適用獨任制審理,充分體現二審程序“合議為主、獨任為輔”的理念思路。配套完善二審獨任制審理方式,制定上訴案件不開庭審理工作指引,規范書面審理等簡化程序。試點以來,適用獨任制審理一審案件26.7萬件,二審獨任制審結案件1.03萬件。

五、注重科技助力,構建精準化風險防控機制

發揮智慧法院一體化平臺建設功能,在試點任務要求嵌入辦案系統,實行自動甄別、智能標識、快速分案,嚴把立案審查、程序轉換兩大關口,同步開展全流程節點監控、數據對比分析和態勢監管機制,重點監測小額訴訟適用比例、程序轉換、審判組織變更、審理期限等指標情況,及時發現問題予以糾偏。完善監督考核和績效管理,將試點工作開展與落實司法責任制要求緊密結合,科學調整試點案件的考核權重和標準,確保改革潛力充分挖掘、制度優勢充分發揮。

 

上一篇: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三措并舉打好提升司法效能組...
下一篇: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二審要素式審判全面提升辦案...

返回頂

把她压在桌子上 蹂躏她的双乳